买球app

   
红色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红色故事

浴血巾帼以生命捍卫祖国山河

——追忆大别山里的女红军

2021-08-31 来源: 中国妇女报

  汽车从合肥出发一路向西,过六安市区,地形逐渐由平原而入丘陵,继而是连绵不绝的大山,然后到达金寨县。
  高速路两边,苍翠掩映间巍巍大别山耸立,静默无声。“一寸山河一寸血,一抔热土一抔魂”,习近平总书记5年前在安徽考察时的深情寄语言犹在耳——90多年前,位于大别山腹地的崇山峻岭间,曾有近百万英雄儿女在这里历经硝烟烽火,浴血奋战。这其中,不乏解开裹起的小脚、走出旧式家庭、不屈命运的安排,以大无畏的革命精神紧跟党的步伐,一生追求真理光芒的巾帼英雄的身影。
  走进这里,追寻巾帼英雄们战斗的足迹,是中国妇女报全媒体记者此行的目的。
  位于鄂豫皖三省边陲、金寨县西北部的金刚台,海拔1584米,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造就了这里奇绝的景观,而在战争年代,山高林密、地势险要、气候恶劣,也让这里成为易守难攻的军事要地。多年来,“金刚台上妇女排”的故事,一直在当地老百姓中传颂。
  1934年11月,活跃在大别山区的红25军北上长征,只留下部分武装和红军零散人员,面对敌人疯狂反扑,苏区范围日渐缩小、最后难以立足的情况,只得转移到金刚台坚持斗争。
  为了便于活动,当时的商南县委将地方干部中的女同志、红军医院的部分女护士、红军家属等,大约40多人编成“妇女排”,坚守在金刚台上,牵制敌人,疲劳敌人。
  从四面八方扑来的敌人,展开重重封锁、“清剿”,山上已严重缺衣少粮。妇女排的同志们硬是靠着吃野菜、啃树皮、嚼草根、生吞观音土,心怀坚定的理想信念,一次次穿密林,卧冰霜,机智勇敢地同敌人进行了三年艰苦卓绝的斗争,其间,她们克服了很多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不少同志甚至牺牲了自己的生命和骨肉。
  在担任金寨县革命博物馆讲解员的12年里,杨晓露无数次在向游人讲述妇女排的故事时,哽咽流泪。
  为了掩护红军战士不暴露目标,妇女排的张敏紧紧搂着刚出生6天的孩子。为防止孩子大声哭闹,她毅然用乳头堵住孩子的嘴巴,敌人离开后,她才发现,孩子已经没有了呼吸。“悲痛欲绝的张敏搂着孩子冰凉的身体久久不愿放下,她失声痛哭”;
  一次“搜剿”中,妇女排被冲散了。在寻找队伍的路途中,史玉清生病发烧满嘴是泡,她怕其他几位姐妹因为照顾她受连累,拼命劝她们离开,但没有人同意。后来,4人不幸被敌人包围,陈宜清等3人为了掩护史玉清,被敌人抓走,受尽折磨,但她们坚贞不屈,绝不吐露半点秘密;
  1936年秋的一天下午,县委书记张泽礼的爱人晏来香和十几个战友在金刚台西猫儿石一带,碰到敌人搜山,为了保护同志,晏来香冲出丛林,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跑去引开敌人。最后,敌人追到一处悬崖边,晏来香毫不犹豫地纵身跳崖,英勇牺牲;
  金刚台的气候是“六月天穿棉袄,十冬腊月冻死鸡”,可到了冬天,“妇女排”的战士们还是一身破衣服。有的战士受伤后,没有消炎解毒药水,彭玉兰、汪乃琴等医务人员就到山上找药材,用山茶、草药煮沸后代替,用盐水清洗伤口,用针、兽骨片代替手术刀,用南瓜瓤子处理后代替消炎解毒敷料,千方百计救治伤员。
  不只金刚台上的“妇女排”,在革命战争年代,金寨全县先后有10万多英雄儿女参军征战,绝大多数血洒疆场、为国捐躯。战火纷飞的年代,金寨的很多家庭都是“父子同参军、兄妹齐上阵”,有的还是“一家三代都去当红军”,“全族参军”“全民皆兵”也是俯拾即是,满门英烈、全家牺牲的也不乏其人。
  1932年秋,主力红军撤离鄂豫皖根据地后,豫东南道委指示道委常委兼妇女主席余品英和夏营长带领一部分逃难群众向深山转移。当他们来到椿树坳的山岭时,被敌人包围了,被俘后,年仅22岁的余品英面对敌人烧红的犁铧尖英勇不屈,最后被凶残的敌人砍杀,献出了宝贵生命。
  1935年9月下旬,金寨境内负责农会和游击队工作的沈仲华等19位同志被捕。敌人用尽各种酷刑对沈仲华逼供,沈仲华昂首挺胸,冷目横对。最终,她高喊着:“共产党万岁!红军万岁!苏维埃万岁!”英勇就义。
  ……
  “家家有红军、村村有烈士,山山埋忠骨、岭岭皆丰碑”,行走在金寨,乃至整个大别山区,山水丛林仿佛都在诉说英烈忠魂们的浴血故事。
  “百年前,她们听从党的召唤,紧跟党的步伐,恪守铮铮誓言,用鲜血和生命谱写了一曲曲惊天动地的英雄赞歌。回望烽火岁月,她们从未缺席;追忆英雄故事,她们让人感佩敬仰。”一次次动情的讲解中,浴血巾帼感天动地的故事早已镌刻在杨晓露和她的同事们心中:“她们坚定理想信念、不怕流血牺牲的精神品质,定当激励当代巾帼建新功、展风采。”